改變了的七一

七月一號對我來說是一個永遠改變了日子。外婆(兩星期前去世後,昨、今兩天是她的喪禮. 七月一號更加是她的大殮的日子。

六月三十號下午在殯儀館那些法師已開始念經。快而且久不久像和唱般的重複使人要十分集中精神,有一位助手便是十多分鐘便走來我們看著經文的子孫之前再“指”導我們念到那裡。仔細地看經文的話,某些段落是頗傷感的。婆婆身體不好已一段時間,離開大概是對身邊的子孫的解脫。過去這一年,她連媽媽也認不出來。其實最近早婆婆幾個月我的萍姨媽已先走一步。還有三月份我一位在蒙特利爾的法國友人Gabrielle(對,她總是覺得自己是法國人,雖然她移民加拿大的魁北克省不下十年)。 幸好Gabrielle的姐姐在病重的時候聯繫上我,在他臨終前兩星期通了一通電話。

七月一號喪禮在火葬場完結、在尖沙咀吃過解慰酒後我還趕得及去港島那邊看七、一遊行。最近的政治新聞不斷,然而今年我只作為一個旁觀者,畢竟這香港回歸中國的紀念日,以及加拿大的國慶日,都被婆婆的離去改變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