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o +20

上星期在巴西里約熱內盧的 里约+20 Rio +20本地中文媒體隻字不提。其實不提也罷,因為該會議算是徹底的失敗。樂施會英國的行政總裁Barbara Stocking說全世界的領袖都來了,但他們沒做到會帶領我們向前走的決定

正因如此,難怪世界各地街頭抗爭演得越來越多和越來越烈。

Rio+20 wasn’t even worth a bimp on the local media’s radar screen (in Hong Kong). Maybe the latter were prophets and knew nothing constructive would came out of it. Non-governmental and NGOs thought it was just some “rubber-stamp” protocols that the world leaders went through.

Or perhaps people’s attention were sidetracked by non-issues like the Eurozone crisis or the upcoming U.S. presidential election. How perverse our world had become!

Un enfant marche dans le quartier de Manguinhos, un des plus pauvres de Rio de Janeiro. (Photo: REUTERS/Ricardo Moraes)

Un enfant marche dans le quartier de Manguinhos, un des plus pauvres de Rio de Janeiro. (Photo: REUTERS/Ricardo Moraes)

Advertisements

從法語文化看社會公義 (1)

2014 十一月的更新看這文件 (mise à jour novembre 2014 ici)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oIz7xlQ0dK3enWulXz1iW1Qn7Hjiq-kX3jr4ybHYmYo

============================================================================

佔領中環 自由學社從法語文化看社會公義 (1) 討論的草稿 (二零一二。二月廿九日)
Free School @ Occupy Central HK: regard sur la justice sociale de la culture francophone (1) le brouillon (29 février 2012)
————————————————————————————————————
Fantôme de la liberté – Luis Buñuel 拍了 青樓怨婦belle de jour

不是我手寫我口的語言 寫法 =/= 讀音

déchet corporel 垃圾… 身體的
produits toxiques résidus industriels, insecticides, detergents, nourriture 食物
milliard 十億 4milliard 1970s, dans 20 ans 7 millard 廿年就有…

mal levé 沒教養 mal = 壞, lever 提升, toilette

libère (libérer) 解放 (英 liberate)

vous connaissez 您認識 / tu connais 你認識 / je connais 我…

Déchétarisme 垃圾桶插水 / Glanage alimentaire 收成 拾取 …食物的
————————————————————————————————————

Dans sa riche diversité, la culture a une valeur intrinsèque aussi bien pour le développement que pour la cohésion sociale et la paix. UNESCO ?!?!?!?! 吓??

Organisation internationale de la Francophonie法語圈國際組織 vs 英聯邦
Algérie ?阿爾及利亞

法語的 francophone anglophone 說英語的sinophone 說中文的 téléphone

Concession française de Shanghai 上海法租界 杜月笙
Canton … 行政區域Cantão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英 -ate 尾 的動詞 –》 法 -er 尾的動詞 (如 communiquer, séparer)
英 -sion /tion 名詞 –》 法 名詞 mobilisation, mondialisation (monde 地球–》 全球化)

alternatives économiques 另類經濟?!? ,
Altermondialisme另類全球化運動 ( …主義者?? altermondialiste)
問問大家有無下集?
————————————————————————————

guyazn[arobase>gmail(point}com


第二集 rencontre 2:
三月六日 星期二晚 7點 mardi le 6 mars @ 19h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初發到自由學社的簡介:

學習小組名稱:從法語文化看社會公義
內容簡介:décroissance (de-growth)反增長,simplicité volontaire (voluntary
simplicity 簡單生活),multiculturalisme 多元文化 diversité culturelle,
等等看茉莉花革命,(北非到法國)人口流動 vs 香港、大陸。。。。語言、方言政治 (英語vs法語vs魁北克法語或鳥語?!?) 比較
English vs Chinguish vs 廣東話 vs 普通話。。。。。討論語言是溝通還是打壓的工具
參加人士有興趣可加入多點學法語français的原素,或跟音樂、視覺藝術搞下。。。。。
我還未有太具體的“課程指引”哈哈

我的blog:
guyaznpublic.wordpress.com/

基本人數:10-20

所需物料及準備:(紙張,筆,過期雜誌,英文報等等因法語詞彙在英語裡無處不在)

社區藝術想像與作為──保育文化/活化社區

一個多星期前的星期日到過油蔴地的 活化廳 Woofer Ten聽一個題為《社區藝術想像與作為──保育文化/活化社區》的分享討論會

與會者共兩位分別是

鄭敏華 思網路 SEE的藝術工作者

袁小田聖雅各福群會的社工

SEE 是背後的含義是social, economy 和 environment

講者提到市區重建一般會有以下五學會參加: 建築、規劃、工程、測量、園藝。
她覺得保育有 physical 和 spiritual 兩方面。

一個我自己也聽厭的“集體回憶”鄭小姐認為可用“社會價值”代表。

很多活化了的建築,失去社會功能。
文化價值如 美學、藝術、等等 能作為社區轉變的記錄。
我們也應思考甚麽是“社區藝術”?是否能在社區裡感動人?

第二位講者小田
則表示喜歡活化廳的 開放性 / 公共性

他的經驗是灣仔區。那裡的重建,最少十個項目。 重建變成財富和權力再分配。 社福機構辦展覽、導賞團。。。 等等是希望用街坊的才能,讓他們有機會發聲。
重建涉及的市建局人口凍結登記、權力,霸權的問題。
他們遇到的、思考的如
小販角色是政治性?質性訪問 qualitative questions居民?
草根的定義?
市建局有兩張『官方』報紙 – 星島和經濟日報
和昌大押趕走到大王東街?
展覽的對象?重視誰? 目標?
誰是街坊的定義? 地域的規範? 街坊聲大一點?

雖然我沒聽完便離開,但談及的議題倒令我穫益良多。

塗鴉: 夢想 graffiti: rêve / dream

graffiti, as seen in beijing, July2010

graffiti, as seen in beijing, July2010

塗鴉寫著/ comme écrit le graffiti / the graffiti reads:

為了夢想,來到這裡
19 歲生日在此許下心願

I came here for my dream.
Making a wish here on my 19th birthday.

Je suis ici pour réaliser mon rêve.
lorsque mon 19ème anniversaire.

Des grandes villes, dont Pékin, sont les destinations pour les milliers et milliers des gens partout du monde. Que pourriez vous faire si vous e^tes urbaniste?

Big and mega cities still attract millions of people regardless of countries or continents. Can they (the cities) sustain our future?

世界上的大城市中國的、海外的也好,吸引着無數人的心靈。要有一個可持續的二十一世紀,是要人人落戶大城市嗎?